当前位置: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2022年第三期  > 正文

台湾当局利用“转型正义”加速“台独”布局的 伎俩及危害

日期:2022-07-19 10:30 来源:四川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作者: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转型正义”是民进党两次执政的核心概念, 是民进党当局“台独”“拒统”的理论核心,是民进 党当局打击国民党、彻底解构台湾岛内“一中理论” 的重要手段,也是民进党跟西方反华势力勾结的重 要工具。深入挖掘“转型正义”的理论架构,对解 构岛内“台独”理论建构有着重要作用。
  一、“转型正义”是通过英文中译建构出的概
  中文政治学理论中没有“转型正义”一词,该 词是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吴怡农的父亲吴乃 德 从 英 “transitional justice” 翻 译 而 来。 transitional justice”在联合国官方网站的中文 译法为“过渡司法”。2004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 就这一问题做了清晰界定,具体包括起诉个人、赔 偿、追寻真相、改革机构、人事审查等。国际过渡 司法中心创立成员毕克佛德将此定义为,“一个原先 不民主的社会,如何处理过去所发生的人权侵犯、 集体暴行,或其他形式的巨大社会伤痛,以建立一 个比较民主、正义、和平的未来”。国际上“过渡司 法”的实践最主要有两种,一是二战后的“德国模 式”,通过纽伦堡大审判清洗纳粹党,继而建立以 宪法为中心的民主的防御机制“防卫型民主”;二是
  南非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模式,它并非单纯由 威权转变到民主社会,也包括对殖民者及其帮凶的 清算以及“去殖民地化”。“transitional justice的基本内涵专指民主政体下对过去威权政府不正义 行为的调查、矫正与赔偿,以维护民主人权、追求 和平稳定、实现社会和解。联合国之所以形成这一 共同认识,是为了反思二战以来人类历史上不正义的行为,防止类似历史重演。
  20世纪80年代,有西方学者对“transitional justice” 做了系统性研究, 并 按照历史时期将 其划分为战 后时期、 后冷战时期和稳定国家的 transitional justice。为了迎合某些政治势力需 要,台湾地区学者将 transitional justice 翻译成 “转型正义”,并将“二二八事件”纳入到“转型正 义”谱系中,对大陆进行恶意歪曲,企图通过理论 塑造获得国际社会对“台独”的支持,拒绝两岸统 一。吴乃德将“transitional”翻译成“转型”,实 质上存在着否定前一阶段、肯定后一阶段的意涵;将 justice”翻译成“正义”,则是满足岛内某些政治 势力的需要,意在从理论上否定前当局的正当性与合 法性,企图赋予“新当局”以“正义性”和正当性。
  这一理论为民进党所用后,蔡英文背后操盘的 “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将民进党第一次执政 之前的国民党当局界定为“独裁政权”,将民进党当 局界定为“新兴民主政体”,按照民进党预设的语境, “转型正义”就是对过去“威权政府”的“不正义” 行为的调查、矫正与赔偿。为此,他们明确提出,要 进行理论塑造、法律建构、具体惩罚和历史定位等。 这操弄早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就已经开始,到蔡英文 执政,岛内政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民进党进入“政 治收割期”,开始强推“转型正义”,将其当作核心理 念进行操弄,已经对岛内政治生态造成了恶劣影响。
  二、“转型正义”的起手式是追杀中国国民党并 建立民进党政权所谓的正当性
  作为民进党前身的“党外”是为了推翻国民党而形成。民进党更是为了推翻国民党而成立的,后 来形成的“转型正义”理论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2007年民进党“正常国家决议文”中就提及应全面 推动“转型正义”,因当时陈水扁政权贪腐案沸沸扬 扬,在岛内没有推动的环境,民进党只能在“转型 正义”问题上暂时偃旗息鼓。2016年民进党重新上 台后,“转型正义”立即卷土重来。 在选举阶段,民进党就明目张胆提出“转型正 义”的选举诉求。2015年,蔡英文抛出“五大改革” 竞选政策诉求,核心是落实“转型正义”。民进党上 台后,就迫不及待地正式揭牌成立“不当党产处理 委员会”,由民进党内的法律专家顾立雄担任“主任 委员”,磨刀霍霍开始对国民党展开“割喉战”。2017年7月25日,台湾“立法机构”三读通过“政党及其 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民进党当局开始“依法”处理国民党党产。“党产会”成立后迅速 行动,对国民党进行抄家,冻结并追缴国民党党产,导致国民党一度断炊,国民党最终不得不遣散部分 党工,同时又面临发不出遣散费反而被自家党工提 告的窘境。“党产会”的一系列行动不只针对国民党 党产,还重在拆解国民党的附随组织,通过认定中 投、欣裕台等附随组织进而将国民党股份充公以斩 断国民党的金脉,通过认定妇联会为附随组织打击 潜在支持国民党的外围势力以斩断国民党人脉。随 着选举临近,“党产会”的听证、认定等程序继续推 进,其目的就是让国民党永无翻身的可能。无论从 民进党的“转型正义”理论,还是从其落实“转型正 义”的具体行为看,其“转型正义”的目标就是中国 国民党,追查的“不当党产”就是中国国民党的党产, “转型正义”就是为彻底将中国国民党击垮量身打造 的党争工具。
  民进党对国民党的打击,不单纯是追查“不当 党产”,还有彻底否定中国国民党,否定其历史、否 定其理念、否定其领袖人物。2016年蔡英文上台伊 始支持度并不高,为扭转支持率下滑的不利局面, 民进党当局声称三年内拿出“转型正义”调查报告 书,目标直指国民党,意图借政党斗争和政治清算 彻底打倒国民党,改造现行“宪政体制”,推翻“两 岸同属一中”的政治框架,走“中华民国台独化”的 “反中拒统”“事实台独”路线。民进党当局借“反 共”“反中”“拒统”以走出执政困境的危险行为, 蔡英文给自己并给台湾民众形塑了历史敌人蒋介石、 意识敌人“中国”、岛内“统派”三大“敌人”,再以 民主之名“反蒋”反国民党、以自由之名“反共”“反 中”“拒统”,意图取得政治正当性,置台湾安全和 两岸关系未来于不顾,实为陈水扁政治操弄的“升 级版”。蔡英文所谓的“转型正义”,就是执政后对在野国民党的政治清算,以“正义”之名行“反 中”“拒统”之实,挑动岛内认同对立。
  三、“转型正义”的目标是“去中国化”、树立 “台独”合法性与正当性
  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学者对“转型正义”的 操弄有一个清晰的路线图。他们将“transitional justice”操弄成“台独”理论体系中的一个概念, 并将其定义为“转型正义是指一个国家正在进行民 主转型(democratic transition)之际,如何处理 历史正义(historical justice)的课题”。他们拟 定的“转型正义”谱系和“台独”路线图直接揭露了 他们的目的。
  通过“转型正义”推进“台独”路线图不难看 出,“台独”学者用“转型正义”偷换“过渡司法” 概念,意图是利用“转型正义”进行“台独”分裂活 动,为之编织了一套系统性的建构程序。
  首先,民进党当局这套“转型正义”推进“台 独”路线图要塑造所谓“台湾民族”,将台湾岛内的 2300万人从整个中华民族中切割出去。民进党当局 在“转型正义”的架构中,通过“转型正义条例”授予了以原住民“转型正义”建构原住民史观、进而建 构“台湾民族”认同的法源。2016年蔡英文就职演 说时表示“会重建‘原住民史观’”。蔡英文宣称要 代表执政当局向台湾原住民族正式道歉,专门强调 了“过去四百年来”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就 是为了将荷兰殖民、郑成功收复台湾、清朝的统治、 日本殖民、国民党光复台湾、国民党两蒋治理时期 统统归为“外来政权”,是为了将“移民”和“殖民” 混淆在一起,把汉人的移民开发说成是对岛内原住 民的掠夺,以破除台湾民众历史形成的汉族史观, 塑造“台湾民族”自源自发、独立于中华民族之外的 “原住民史观”。在此基础上,蔡英文成立“原住民 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简称“原转会”), 还亲自担任这一委员会的召集人,就是想利用这一 机构,彰显自己搞“台独”的政绩。民进党当局拔 高台湾的南岛语系、少数民族、新住民和殖民元素, 鼓吹“台湾主体意识”“台湾命运共同体”,夸大两 岸制度差异,颠倒本末视中华文化为台湾文化的一 个分支,以“原住民史观”代替“大中国史观”,以 此建构与中华民族“殊源异归”的“台湾民族”,幻 想把台湾塑造成像美国、新加坡那样“多语言”“多 民族”的“新民族”“新国家”。其“民族塑造”就 是塑造所谓“台湾民族”,从民族建构上彻底将“台 湾民族”和“中华民族”切割开来,永远断绝与“中 华民族”的联系。
  其次,民进党当局要按照所谓“自由”“民主” 的方向,进行所谓自由化、民主转型与民主巩固, 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国家”。当前,民进党当局自我 判断,“台独”已经成功,根本不用宣布,他们所需 要的是将台湾从“不正常国家”推进到“正常国家”, 为此就要进行“民主巩固”。为此,他们采取一系列 措施对批评“台独”的中天电视台等进行关停,并 推出一系列绿色恐怖措施。他们从所谓“正常国家” 角度,进行政治体制的规范和建构,包括所谓“国 家肇建”“国家建构”。他们所谓的“国家肇建”就是 “台独建国”的过程,包括“正名”“制宪”等,简 而言之就是用“台湾共和国”彻底取代“中华民国”, 这一意图到目前为止依然是传统型“台独”分子念 念不忘的目标。其中“国家建构”就是要为“台湾共 和国”量体裁衣打造一整套“国家制度”,其中包括 软性的文化教育如“转型正义谱系”、论述、教育等, 更包括硬性的法律制度如“转型正义五法”、岛内其 他法律制度的“台湾共和国化”。
  第三,其“转型正义”是为了阻碍两岸交流、 抗拒国家统一。民进党当局利用当政之便,加强对 岛内的各类资源整合,扶植“台独”势力,恐吓和阻 碍两岸交流,打压岛内反“独”促统力量,复辟白色 恐怖和绿色法西斯化统治,不但没有带来“修复式 正义”,反而带来“撕裂式邪恶”,用“斗争与追杀” 的寒蝉效应代替了“真相与和解”。她加强对民视、 《自由时报》等传统媒体的控制,还发展三立电视台 董事长林昆海为民进党海派掌门人,投入巨大人力、 物力、财力持续经营脸书(Facebook)等年轻网民 热衷的新媒体,培植“台湾世代智库”“全球台湾研 究中心”等智库为其造势发声。千方百计打压蓝营 势力,打压支持统一的退休军工教团体,持续污蔑 大陆等。以此为理由,民进党当局先后修改或制定 “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国安五法”“反渗透法”等, 用“恐怖立法”恐吓岛内民众,阻碍两岸正常交流。
    “转型正义”是民进党当局推行“台独”频繁 使用的政治手段,它以民主转型、社会正义的名义, 破坏“台式民主”,对国民党进行清算,从物质上、 精神上、法理上、社会基础上持续削弱国民党,打 击“一个中国”认同,减少岛内抗衡其“台独”活动 的力量,营造岛内民进党“一党独大”的政治生态, 这一逆历史潮流的政治操弄或许在一时能够甚嚣尘 上,但是根本无法阻挡历史大势,阻挡不了国家统 一目标的实现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到来。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日报英文版两岸频道 | 中国日报中文版两岸频道 | 湖南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广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江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浙江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超薄丝袜足j国产在线视频